當代即經典──也算穿越劇始祖

阿諾史瓦辛格所主演的魔鬼終結者系列,可說是「穿越」劇情的始祖之一。

從1984年至今,穿越過來,穿越過去。續集、後傳、前傳、續集的後傳、後傳的續集,一路從電影,到電視影集。還被美國國家圖書館評為「在文化、歷史、審美等各方面都具傑出成就的電影藝術資產」。

看完最新一集終結者電影後,拍下櫥窗內的海報,人物劇照和玻璃倒影交織出虛虛實實的未來感影像,頗和這幾年數位虛擬世界崛起的情勢相呼應。

這部續集的電影劇情設定中有一點十分有趣——讓阿諾機器人也有「變老」的效果,呈現另ㄧ番歐吉桑個性酷味!

甚至透過現代數位技術,阿諾自己和過去年1980年代年輕、肌肉僨張的自己打架!

同一個創意,歷經了三十年,不斷地翻新、堆疊、延展,以至於創造出獨特的機器人美學語彙。

創作者才不管你是不是夠具有「藝術性」,透過當代思維的創意想像,娛樂電影自己重新定義了嶄新的「藝術性」標準。

這讓我聯想到,一件時常讓我啞然失笑的事。

◎有時章回的戲劇張力甚至重要像強過整體邏輯,因為那是庶民娛樂!

最近張愛玲逝世20周年的新聞很熱,突然想到她窮其一生對於考證紅樓夢頗有執念。

「考證」是樂趣,但「享受閱讀」是另一回事。記得小時候初次閱讀紅樓夢時,其實最震撼的是最後寶玉出家的情節,而這段情節也正是被後代評論者罵翻天的結局。一般說法是,像賈寶玉那種人,怎可能出家?!

但,古時候,章回小說就像現在的續集電影,或連續劇,說書人藉此「本子」說書,一天說一章回,聽者開心陶醉其中,所以每章每回有高潮起伏才比較重要。有時候章回的戲劇張力甚至重要像強過整體邏輯,因為那是庶民娛樂。

這也就是中文「折子戲」的傳統,講究橋段,不講究邏輯。香港電影頗承襲了這個脈絡。

許多評論古典小說紅樓夢、莎士比亞的人,都把它們捧上了天,供上神龕,神聖不可侵犯。甚至對於紅樓夢後四十回續寫的作者不斷地情緒性批評。執念也太深了吧?!況且,紅樓夢若沒有高鶚續寫後四十回,後來應該也不會流傳那麼廣。

當年,紅樓夢和莎士比亞舞台劇就像今天的終結者系列電影一樣,也不過就是藏民百姓的休閑娛樂之一,然而他們真正反映出那時代的氛圍,才能一直保有迷人的風采。

紅樓夢後40回也算是某種形式的「續集電影」,重點在延續,批評的執念別太深!

所以我說,談什麼「純藝術」,只要創作者能和媒介觀看者心裡不斷相互呼應、激盪、延展,都是偉大的藝術和經典啊!!

《魔鬼終結者:創世契機》電影預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